Activity

  • Orr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 3 weeks ago

    天荒樓暫時恢復了平靜。

    五日之後。

    白袍神衛唐崇再度親臨天荒樓,為葉青羽帶來了入職手續的最新進展。

    天荒樓靜室中。

    「葉大人,一切手續已經就緒,就等你現在去界域聯盟議會正式就職了。」
    嬌妻難追 唐崇恭敬行禮。

    唐崇不得不恭敬。

    雖然在界域聯盟的人族陣營中,他如今的地位已經極高,和小林並稱為任濮陽的左膀右臂,但從今日開始,葉青羽的地位,卻是任濮陽的副使,可以說是僅次於任濮陽而已,雖然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上的權力,但名譽上的地位卻已經夠了,更何況他這麼長時間更隨在任濮陽的身邊,最是知道任濮陽對於葉青羽的栽培力度,也知道葉青羽的妖孽程度,如果不出意外,只怕再過一段時間,葉青羽就會一飛衝天,唐崇的心態和小林一樣,在葉青羽還未真正發跡之前,先結下善緣,才是王道。

    「這段時間,有勞唐神衛了。」葉青羽笑著感謝。

    他自然知道,入職的相關手續能夠如此有效率的辦下來,必然是有唐崇的助力。

    隨後,葉青羽隨唐崇走出天荒樓,在無數道明裡暗裡的目光注視下,登上飛舟,前往界域聯盟神殿。

    一時,又是一陣議論紛紛。

    所有關注著這件事情的生靈,隱約已經意識到,接下來,迷霧或許就要散盡了,事情的真相,很快就要解開分曉了。

    時間流逝。

    烈日如火。

    當天下午,一個最新的消息從界域聯盟神殿之中傳出來,以風暴之勢摧枯拉朽地橫掃了整個通天城——

    葉青羽正式就職任濮陽第三副使。

    許多人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幾乎都瘋了。

    第三副使?

    還是任濮陽的第三副使?

    這怎麼可能?

    任濮陽是誰?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界域聯盟巨頭之一,早年間天才無敵,是人族后笑非准帝時代最為耀眼的天才,自從坐上界域聯盟人族副使的位置,主掌人族一脈的所有事情以來,絕對算得上是位高權重,說一句毫不誇張的話,任濮陽的地位甚至超越了那些超級大勢力的宗主和掌門。

    幾乎可以說,大千世界中只要是與人族有關的事情,他有絕對的話語權和行使權。

    而葉青羽又是誰?

    說的好聽一點,勉強算是一個小小新生界域的領袖,說的難聽一點,那就是一個人人喊打、如過街老鼠一般的殺人狂魔,惹怒了龍人族,只怕已經是朝不保夕了。

    但就是這麼一個人,就這麼不可思議地突然一躍,成為人族大佬任濮陽的副使。

    這簡直比神話還神話,比傳奇還傳奇。

    這叫什麼?

    逆襲?

    還是崛起?

    一時間,無數勢力的高層們,都是心思複雜,心裡五味雜陳,不知道該怎麼說。

    但這已經是事實。

    不管他們再怎麼不願意相信,再怎麼無法接受,他們也很清楚地明白,這個任命出來,對於前些日子的局勢,根本就是毀滅性的逆轉,葉青羽地位隨之發生翻天覆地般的巨變,如果說之前的葉青羽只有獨木難成林不足為慮的話,那現在的而葉青羽,根本就是修成了不滅金身,誰想要動他,都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牙板夠不夠硬。

    葉青羽出能為第三副使,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

    而這種意義,才是各大勢力最為忌憚的。

    因為混沌巨城中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能夠在界域聯盟中任職,尤其是像是人族這樣的超級種族的代言人的副使這樣的職位,這並不是某一個人,某一方勢力能夠做得了主的,自混沌巨城和界域聯盟創立至今,這樣重大的決定,需要最後落實且以界域聯盟的名義發布出來,那就意味著,這一項決定,乃是經由各大種族的代表領袖們,經過多番商議和爭論,獲得一致認可之後,才能正式昭告天下。

    也就是說,這樣的決定,是整個界域聯盟的意志。

    是整個界域聯盟將葉青羽送上了人族第三副使的位置。

    雖然副使地位和正使差距還是很大,但從今以後,這樣一個葉青羽,身後站著的可是整個界域聯盟啊。

    為什麼會這樣?

    沒有人能夠相通。

    在最短的時間裡,這個消息如平地驚雷般,瞬間轟爆了城內,並且以颶風席捲之速朝著其他巨城狂掃而去。

    自公告正式發出時,通天城自然是最先受到衝擊,城內那些不看好葉青羽和天荒界的人,都感覺頭頂三尺天雷滾滾,皆是驚愕不已。新一輪的傳言甚囂塵上,葉青羽成為任濮陽的副使,到底意味著什麼,已然成為大街小巷各大宗派勢力之間最為熱議的話題。

    「見了鬼了,這是怎麼回事?」

    「驚天大逆轉啊。」

    「你看,我前幾日說,有人出面要保冰劍殺神,今天果然大白於天下了!」

    「你想的太簡單了,這可不是有人要保他這麼簡單,界域聯盟正式發布的告書,也就是說聯盟里那些巨頭們也是站在他那一邊的,他得到的,可是整個界域聯盟的庇護!」

    「葉青羽到底用了什麼辦法?不但直接逆轉了局勢,而且還讓其他種族的代表們能夠給他一個地位如此之高的身份?」

    「這顆真的是見了鬼了,萬年以來最不可思議之爆炸性消息……」

    「其實之前我們都想差了,現在反過來仔細想一想,葉青羽手裡到底有沒有龍血戰戟暫且不說,如果他的實力,真的能殺了龍人族太上皇,那就非常恐怖了啊,只怕至少已經是大聖巔峰級的存在了,面對這樣的強者,界域聯盟還真不能隨隨便便就處置了他。」

    「我看不像,天荒界是個新生界域,葉青羽實力進階有限,而且他對抗黑月仙宮時,不是也差點掛了嗎?」

    「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不管怎樣,葉青羽已經是那位人族代表的副使,身份尊貴,大千界域之中,只怕再沒有人敢輕易打他和天荒界的注意了。」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各種各樣的猜疑和言論已如潮水翻湧,完全壓過了與龍人族有關的傳言。

    ———-

    第一更 從此葉青羽的地位,再也不是某個勢力,甚至某個界域能夠輕易撼動的了。

    哪怕是龍人族,也不能。

    而在這個消息不斷地傳播,不斷地被各方勢力消化吸收之後,接下來的連鎖反應,就開始逐漸突顯了。

    各方都非常好奇,面對這個消息,暴怒之中的龍人族會作何反應。

    不過在遠在龍人界域的龍人族做出反應之前,通天城乃至於整個混沌之路上的各大商會財團,卻已經做出了最直接最**的反應——天荒樓瞬間成為了各方的追捧的熱點,無數商會和財團的使者,如黃蜂一樣一窩蜂地朝著天荒樓蜂擁而去,這個一個時辰之前還門可羅雀的小駐地,立刻重又變得車水馬龍,無比繁華熱鬧。

    自從公告發布出來之後,前幾日趾高氣昂跑去天荒樓,單方面撕毀合作協議的勢力和宗派,如今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

    通天城北街。

    通源商會靜室中。

    會長吳淵坐在自己已經坐了幾十年的硬木紅椅上,腰脊筆直,手邊一杯清茶,手中正拿著一直頂端蓋翡翠圓珠的狼毫符文點睛筆,標註著玉簡賬本上的各項收支明細。

    這是他數十年來養成的習慣,每日下午,都要清點收支。

    在這個時間段里,任何人都不許打擾他。

    但是今天卻發生了例外。

    咚咚咚!

    突然之間,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吳會長皺了皺眉。

    然後還不待他回應,一個冒冒失失的身影,便直接用一種近乎於撞的方式,推開了門,沖了進來。

    吳淵心中一驚,見進來的人是自己的愛徒乾進。

    「乾進,你慌慌張張的像是什麼樣子?我不是說過嘛,這個時間段,任何人都不許打擾我,你忘了?這幾日,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越來越浮躁了!」吳會長放下手中的筆,略顯慍怒地呵斥。

    只見乾進穿著一身藏藍長衫,鬢髮間有些凌亂,滿臉慌慌張張的模樣,道:「會長的,出事了……出大事了!」

    「急什麼,慢慢說,天還能塌了不成?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吳會長神色冷峻,顯然對乾進這種慌手慌腳的樣子很不滿意,道:「我不是說過,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首先都不能慌,要沉著,你實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慢慢說。」吳淵守著,提起筆,低著頭繼續在賬簿上標註記號。

    「是葉……葉青羽,他出任濮陽大人的副使一職,界域聯盟正式發布了公文告書剛剛已經派發下來了!」乾進有點兒喘氣,也不知道是被這個消息嚇得,還是因為之前跑的太急了。

    啪噠!

    話音剛落,吳會長手中的狼毫筆直接摔在了賬簿上,墨汁瞬間沁染了一大片紙張。

    「你……你說什麼……」他大吃一驚,罕見地徹底失態,連手中心愛的符文筆都握不住,如失神一般,半晌,才緩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眼睛發直,五官似是被凍住了,只有一滴冷汗,徑直從頭頂滑落了下來。

    乾進見自家會長這幅模樣,心知他心中震驚不小,一時不敢再出聲。

    過了好半晌,吳會長才神情恍惚地再度坐回椅子上,彷彿囈語般,開口道:「怎麼會……怎麼會……」

    別說是吳會長這般反應,乾進到現在依舊還處在震驚之中,背後早已被冷汗濡濕了。

    幸好當日會長他攔住了自己,把毀約的事情暫壓了幾日,否則這後果,又豈是他能承擔得了。

    一旁。

    吳會長經歷了最初的巨大震驚之後,神色逐漸變得隱隱有些激動起來。

    他意識到,一個絕佳的機會,已經擺在了自己的眼前。

    「咳……師尊?師尊?你……您沒事吧?」乾進乾咳了一聲,將沉浸在激動之中的吳淵驚醒過來,然後又吶吶地問道:「師尊,這事情,有點兒詭異啊,您說界域聯盟突然給葉青羽職位,到底是打得什麼主意啊?」

    吳會長是通源商會的當家會長,也算是家主,但對於乾進來說,他更是從小培養自己,比親生父母還親的師尊。

    商場如戰場,講求的都是爾虞我詐,計謀手段和察言觀色,這些經驗之道,吳會長都毫無保留教導給他。

    但是自從前幾年開始跟著師尊跑商會,學習經商之道,吳會長便不允許他再叫自己師尊了,畢竟在那種勾心鬥角的商場上,對【父子兵】並不是很推崇。此時在乾進的心中,似乎還有幾分固執,認為葉青羽明明就做了殺人奪寶的惡行,為什麼界域聯盟非但不處理他,竟然還公開獎賞他。

    「乾進,你這個孩子啊,這麼多年了,跟著我,雖然也學到了一些,如今做事雖然已經有我三分皮毛,但看事情還是欠了幾分火候,做起事來更是冒失衝動,這是商場的大忌諱,切記改之。」吳會長神色已經逐漸恢復,而且對葉青羽任職一事,顯然是想通了什麼,他此時心情大好,也不訓斥這位得意弟子,而是開口指點了幾句。。

    「是,師尊。」乾進只能低頭受命。

    其實現在逐漸恢復冷靜之後,他似乎也能琢磨出零星,大約師尊想通個七八分的話,他至少也有個四五分了吧。

    葉青羽能夠在這種時候得到界域聯盟的職位,側面也就說明了很有可能他殺人奪寶的事情,背後有什麼曲折和內情。

    吳會長到底是將乾進一手培養起來的長輩,自然一眼就看懂他的心思,輕輕嘆了口氣,道:「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你根基太淺,需得沉心靜氣,再好好磨練磨練。界域聯盟是管理大千界域的核心,他們的任何決定,都不可能是一方拿定,必須要能讓所有種族的代表們認可,這次讓葉青羽入職,還是任濮陽大人的副使一職,地位陡然直升,瞬間到一個尋常人千年都無法觸及的高度,足以可見,他是否真的殺人奪寶,已經不再重要了,界域聯盟如今支持他,光這一點,就足以讓大千界域再也不敢打他和天荒界的主意。」

    乾進心中一驚,臉上逐漸露出恍悟的神色。

    「那……那師尊,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他一想到自己前幾日差點毀了通源商會和天荒界的合作協議,還是心有餘悸。

    「哈哈,臭小子,現在的情勢很微妙,但也正是我們通源商會更上一層樓的絕佳時機。」吳會長哈哈大笑起來,想了想,眼中閃過一絲精芒,接著道:「走吧,我們現在與天荒界依舊是合作夥伴的良好關係,他們的葉大人榮升,我們自然要備上厚禮,前去好好恭賀一番。」

    「啊……對啊,其他商會現在已經得罪了天荒界,但我們卻還是合作好友,光是這一點,我們就贏了!而且葉大人當上副使,我們不需要去賠罪,而是去恭賀。」乾進立刻明白了吳會長的意思,連連點頭,隨後轉身進了內室,挑選賀禮。

    ……

    同一時間,天荒樓前。

    原本門可羅雀,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天荒樓頓時重新變得熱鬧無比。

    大門前里裡外外被各家勢力的代表和會長們擠得水泄不通,一個個大人物們,此時就像是菜市場上販菜的大媽一樣,手裡都捧著珍稀罕見的至寶和財物,瘋狂地擠在天荒樓的大門口,生怕怕自己遞得慢了一步,就被其他人搶佔了先機,吵吵嚷嚷的畫面,令人啼笑皆非。

    這景象,簡直比通天城中最繁華的街道集市還要熱鬧幾分。

    而此時司宇安卻是揚眉吐氣。

    收到葉殿主晉陞的消息之後,整個天荒樓都沸騰了,司宇安也是又驚又喜,之後整個人就徹底揚眉吐氣了。

    他等的就是這一天。

    而龍龜大妖早就料到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一連串的命令安排下去,司宇安親自帶領著幾個手下的侍衛,氣勢威嚴鎮守在院落中,果然很快無數商會財團的使者代表們瘋狂而來,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一個個眼睛都紅了,堪稱是瘋狂,將整個天荒樓都快要淹沒了。

    這個場面,要比天荒樓第一次成為熱點核心時還要瘋狂誇張。

    司宇安臉上帶著微微笑意,也不說話,帶人負責維持秩序,接過拜帖之後,認真核對身份,才逐一放行入內。

    一樓議事大廳內。

    龍龜大妖穩居上位。

    許參謀和劉主簿各居左右兩側。

    他們桌案上,各自疊放著厚厚一摞【賬本】,似笑非笑地看著絡繹不絕進入大廳的商會代表們。

    而商會的代表們,則是一個個卑躬屈膝,帶著諂笑,獻寶一樣搶著說話。

    「嘿嘿,幾位主事大人,這是萬年長天參,固本培元,對本源修鍊大有益處,現在通天城中可算是千金難求……」一個滿臉諂笑的會長,眉似彎刀,眼縫狹長,臉廓四方,穿著棕色錦緞長袍,戴著六瓣無檐瓜皮帽,正在向龍龜大妖等人一邊躬身行禮,態度謙卑,一邊指著自己身後幾個弟子捧著的描金禮盒,逐一介紹,道:「這些,都是隼珜城特有的靈脂玉滴丸,形如明月,顆顆飽滿,有瞬間修復傷勢,增益修為的奇效……」

    ——–

    今天爭取再更一章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2021 Psychologists one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