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r

  • Orr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1 week ago

    克拉尼爾魔法學院在帝都的東南角,這裡是帝都的學院區,大大小小几十個學校集中在這裡,但是最好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克拉尼爾魔法學院,即使是背後有戰士協會跟傭兵公會撐腰的帝國大學也無法與其相提並論。

    現在是周末休息時間,學院二年級女生部宿舍,一間寢室里,四隻萌噠噠的妹子正圍著一個小肉球。

    「緹娜,你確定這是只狼不是狗?」有些一頭漂亮金髮的妹子叫麗雅,她覺得這個小肉球沒有一點魔獸的威嚴。

    「嗯,老闆說這個小傢伙是一隻雪地魔狼。」緹娜回答道。

    「真的假的?把我們四個都賣了也買不起一隻雪地魔狼吧?」約瑟菲妮是寢室的老大。

    「就是啊,咱們四個加一塊…[Read more]

  • Orr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2 weeks ago

    「老夫現在就滅了軒轅飛燕」

    玉佛冷笑了一聲,身形一下子消失了,隱進了這第一道台中。

    「玉前輩,千萬別亂來」

    此時方棠也是大驚失色,連忙對著第一道台中說:「玉前輩,真要是出了事,這梁子可就結下了。」

    「哼,老夫會怕他一個毛頭小子」

    第一道台中,傳來了玉佛的聲音。

    顯然這傢伙是進入了第一道台,而且此時正鎖定著,還在閉關中的軒轅飛燕,他隨時可以捏死這軒轅飛燕。

    方棠此時也趕緊和葉楚說:「小楚,你快和這老傢伙服個軟,要是他真下了殺手了你可就後悔都來不及了。」

    裡面可是有葉楚的女人,對方要殺軒轅飛燕容易的很,萬一玉佛要是真急了眼,殺了軒轅飛燕,那葉…[Read more]

  • Orr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3 weeks ago

    「沒想到這次神魂被傷害得這麼嚴重,花了我這麼多年的時間才勉強恢復過來。」

    「先去看看我昔日的故人可還有人在這個世界上,然後就投胎去吧,這魂體老子實在是不喜歡。」

    下一刻,這道綠色虛影就緩緩的融進了山石之間。

    這裡面就在瞬間恢復了它亘古的安靜,只有那塊被叫做命石的石頭,還在那裡散發著淡淡的綠芒。

    根本就沒人注意到,昔日大戰之後的綠蘿山巔,此時多了一抹淡白色的虛影。

    他正在滿面緬懷的看著這裡的一切:「我又回來了,我又可以馳騁天下了,誰能擋我?······」

    他興奮的仰面發出大聲的嘶吼,可這裡畢竟太高了…[Read more]

  • Orr posted an update 4 months, 1 week ago

    天荒樓暫時恢復了平靜。

    五日之後。

    白袍神衛唐崇再度親臨天荒樓,為葉青羽帶來了入職手續的最新進展。

    天荒樓靜室中。

    「葉大人,一切手續已經就緒,就等你現在去界域聯盟議會正式就職了。」
    嬌妻難追 唐崇恭敬行禮。

    唐崇不得不恭敬。

    雖然在界域聯盟的人族陣營中,他如今的地位已經極高,和小林並稱為任濮陽的左膀右臂,但從今日開始,葉青羽的地位,卻是任濮陽的副使,可以說是僅次於任濮陽而已,雖然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上的權力,但名譽上的地位卻已經夠了,更何況他這麼長時間更隨在任濮陽的身邊,最是知道任濮陽對於葉青羽的栽培力度,也知道葉青羽的妖孽程度,如果不出意外,只怕再過一段時間,葉青羽就會一飛衝天,唐崇…[Read more]

  • Orr posted an update 5 months ago

    「老周啊,這人生如棋,落子無悔!國家大事也是亦然,你動用安全局下屬的幾支力量全部撲向泰山,可曾想過這件事情在世界各個國家引發的後果?」

    二號抬起頭看著一臉嚴肅之意盯著棋盤的周老,微笑了笑。

    「哎!老夥計這話說的不錯,國之大事,必須審時度勢!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

    啪得一聲,一號落下一枚白子,認可地點點頭附和。

    「你老周平日里不是挺沉著冷靜的嘛,怎麼這回這麼衝動了?還當自己是二八小伙,年少氣盛血氣方剛嗎?」

    見到兩位大佬共同向自己發難,周老無奈苦笑了笑,揮手道:「停停停!二位大首長,我來到這不是想聽教育課…[Read more]

  • Orr posted an update 5 months ago

    林浩天臉上的笑容僵住,這時,一旁的楚連瑜急忙彎下腰身,伏在林浩天的耳邊小聲說道:「大人,確有此事,末將也知道,不過王大人事先已和末將打過了招呼,或許王大人確有利用令狐皋為長羽郡爭面子的用意,但令狐皋其人亦是冥武高手不假,如此人才,若埋沒於民間,不能為國所用,實在太可惜了,所以,末將雖知此事,但也並未制止,依舊讓王大人把他來了。」

    「恩?」林浩天聽后,發出不滿的質疑聲,他低聲訓斥道:「連瑜,你怎麼這麼糊塗,不管令狐皋的冥武有多高強,既然他不願投軍,也不能勉強他,不然宣揚開了,以後我金國民眾誰還敢修鍊冥武?」

    「這……大人所言也有道理。」他說的楚連瑜自然懂,不過對於戰火不斷的金國而言,冥武人才太欠缺了,好不容易在長羽郡挖出一位,他是打心眼裡不想再放回去。

    林浩天暗嘆口氣,…[Read more]

  • Orr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5 months, 2 weeks ago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2021 Psychologists one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